月出皎兮

【生还者】格瑞起源故事上篇:茶无垢

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:

 ”军方第一人“格瑞.格雷森的起源故事。跟凯莉一样分成两部分,是进入猎鹰学院之前的格瑞。


功力不够,只能尽量做到每个路人都有血有肉,果然好难(。


【第壹部分】茶


  格瑞是个孤儿。


  他的家就是孤儿院,院长是个五十多的中年男人,灰白的头发,没有儿女。


  院长喜欢喝茶,即使胃一直有毛病,依旧戒不掉绿茶。


  格瑞也喜欢喝,他不做声响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坐在院长身边,学着样子小口嘬茶。


  经常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,只充盈了一屋的茶香和两人喝茶的声音。


  日子久了,院长只要喝茶,就会多准备一个玻璃杯。


  有一天,院长端着茶,问了格瑞一个问题。


  ”你知道,为什么我喜欢喝绿茶么。“


  格瑞没有回答。


  ”其他种类也许养胃,但是绿茶养心。“院长放下玻璃杯,指着里面浮沉舒展的绿叶,“像不像绿叶重新发了一次芽?人在成长中这些坎坷,就像这茶叶的浮沉。经历多了,枝叶散开;成熟了,就沉下心来了。”


  格瑞依旧没有说话。


  院长也不再说什么,也许这孩子根本不擅长说话。但是这样下去很难找个好人家接受,总不能让他一辈子待在孤儿院。于是每次来了人,院长都要把他领出来转一遭。


  按说长的好看,机敏灵活,是不可能在孤儿院呆这么长时间的,然而每次有人领回家,过了几日又会送回来。


  每个人的说辞都一样,这孩子冷冰冰的,没心。


  他就这样赖到了17岁,变成了整个孤儿院最大的小孩。


  院长准备等到成年就把他留下来打工,他寻思既然不适合去外面闯荡,不如放在身边有个照应。


  十年多了,即使孩子没心,他有。


  但是往往事情就是这样,当你想得到什么的时候,总是求而不得;当你想抛弃什么的时候,它反而来的猝不及防。


  格瑞依稀记得那天来了几个奇怪的人,院长一脸严肃地把他拉到一边,捧着他的脸,问他:你想不想留下来。


  声音微颤。


  格瑞沉默了一会,额前黑色的长发透过院长的指缝垂下来,院长的眼神让格瑞有些难受,于是下意识地偏了下头,接着他看见院长眼里的神采一下子暗了下去。


  他还是被那几个穿着西服的人领走了。


  出屋之后,他听见杯子掉地上摔碎的声音,清晰刺耳。


【第贰部分】酒(1)


  “你们应该很荣幸能够站在这里。”台上一个肌肉发达的教官对着他们喊话,格瑞穿着跟所有人一样的白褂站在方阵的中央。


  “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计划,如果成功了,你们这些不知道哪个角落来的废物,就会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。”教官在台上踱着步,趾高气昂,“但是首先!你们要不在手术台上挂掉!所以我就倒了八辈子霉来这个破实验室训练你们!鞭策你们!让你们成为人类最强壮的战士!”


  台下所有人都开始有了表情的变化,有高兴的,有担心的,有恐惧的,即使他们没有一个人讲话,这群孩子的心思还是完完全全反映到了脸上。


  只有格瑞一个人,脸上一丝波澜都没有。


  教官一下子注意到了他,他盯着格瑞的眸子,继续踱着步子,“所以我不会留情,你们很有可能在训练中死去,但是!没人关心你们这些垃圾是死是活!”


  少年眸子里依旧淡然无波。


  教官停下步子,他叉开腿站着,抱起膀子,指了指少年。


  “你,上来。”


  格瑞伶俐地翻上台子,还没站定,被教官一脚踹飞,砸在人群中,其它的孩子开始骚动尖叫,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远离他。


   “上来。”教官依旧抱着膀子,傲慢地抬起下巴。


  格瑞表情依旧平静,他擦了擦嘴角的血,站了起来,开始冲锋,教官抬腿的一瞬间,格瑞矮下身,打算从一旁翻上台子。


  接着他又被一个回身踢下台子,动作都看不清,比上次被踢出去的距离更远。


  格瑞微微皱了下眉头,黑发被血粘在嘴角,他抹了一把脸,爬了起来,眼神依旧没有什么变化。


   “上来。”教官还是抱着膀子的姿态,站在对面。


  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,最后一次医生拉住教官让他住手,再打就要出人命了,这个孩子是最重要的实验体之一,现在还不能出事。


  教官皱了皱眉头,准备住手,然后他听见少年微弱的声音——


  “再来。”


  教官愣了一下,冲医生摆摆手,然后穿着消毒服的医生包围了血痕中的少年,将他抬走。


  格瑞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“解散”。


【第叁部分】酒(2)


  教官收到了上级的警告,同行的一个教官同事提着两瓶酒来慰问他。


  “你说你怎么就跟一个孩子杠上了。”同事给他满上,酒香扑鼻。


  “你没有见过他的眼神,那孩子如果在战场上,是要死人的。”教官干下一杯,“无欲无求可活不下来。战场拼的就是谁能活的更久,不管是想赢还是害怕,战士要有欲望,才活得下来,他这年纪,就这心态?绝对是第一个倒下的。我要他有应该有的东西,即使是恨意和杀气。”


  “但他不还是有了斗志么,至于么,差点落了处分,到时候评准将你估计又没戏了。”同事又给他满上。


  “没办法。”教官看了看杯子里的酒,又喝了一杯,”要不然他这穹顶都走不出去。“


  同事又要给他倒酒,教官制止了他,“不喝了,待会我去看看那小子。”


  出门前,教官想了想,他指了指桌子上还未开封的另一瓶酒:”你这是给我的对吧?“


  同事迷茫地点了点头。


  教官也不客气,揣在怀里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,留下同事一脸懵逼。


  跟医生打听了格瑞的病房,教官走到门前,敲了敲房门。


  ”进来。”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恢复了精神。


  教官走进去环顾四周,咧开嘴笑了笑:”居然还是单人间,待遇不错待遇不错。“


  格瑞没说话。


  教官从怀里掏出刚才那瓶酒,“哐当”一声放到桌上,“慰问品。”


  格瑞沉默了半晌:“我不喝酒。”


  “喝酒可是一种战士的浪漫。一个战士,喝酒喝的爽快了,战场上才能打的爽快。”谈到了喝酒,教官突然从刚才的没话找话,变成了滔滔不绝眉飞色舞。


  格瑞不太想理他。


  “嘿,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呢,没看见你上司我提着酒给你赔礼道歉来了?”


  “道歉是要有‘对不起’三个字的,你有么。”格瑞瞥了他一眼,扭过头继续不理他。


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教官没有道歉,他只是坐在病房里,跟格瑞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半小时,最后受不了就走了。


  回到宿舍的时候,同事醉醺醺地倒在他沙发上,看见教官回来了,红着一张脸问他怎么样了。


  “那个熊小子让我给他道歉!他是谁啊!我一个上校,凭什么给他道歉,不道,不道!给他脸了真是,阴沉的小鬼头。”


  同事嗤笑起来,一把揽住教官,逮着他的金色卷毛一顿揉搓:“你小子气个P,这事本来就是你错了,你还别说,这孩子挺有意思的。”


  “有意思你个头!去去去,你个醉鬼一边玩去,别靠近我我警告你啊,我是直男!”


  “来啊造作啊,我亲爱的战友!我裤子都脱好了!!”


  “滚滚滚滚滚!!!”


【第肆部分】血


  终于到了进手术室的时候,所有在三年训练中活下来人,都站在手术室外,忐忑不安。


  手术室里时不时推出已经死去的同伴,尸体经过格瑞身边的时候,有一个角飘了起来,他瞟了一眼。


  绿色的头发,上面还沾着血丝。


  “格瑞。”教官招呼着他,三年的训练让这个少年长成了青年,也壮实了不少,他拍着格瑞的背,感觉青年呼吸平稳,他吸了一口气,”下个就是你。“


  ”我知道。”青年波澜不惊。


  教官突然起了一股无名火,“我特么知道你小子知道!”他一巴掌差点把格瑞的心脏拍出来。


  “……”


  “看什么看!我特么让你小子无论出现什么状况,都得给我安安全全平平安安的回来,这是命令!”


  “是。”语气依旧不温不火。


  “行了,滚进去吧,该说的我都说了。”教官冲着格瑞的屁股踹了一脚,把他踹进了手术室的大门。


  “……”


  这是格瑞人生中第一次有想打某个人的念头。


  格瑞走向手术台,接受了麻醉注射后渐渐睡去。


  他回到了孤儿院。


【第伍部分】茶(2)


  梦里的孤儿院,比记忆中的多了一颗高大的茶树。


  办公室里泡的也不再是绿茶,里面是黑茶。


  院长背着他坐着,头发已经全白。


  


 “实验体肺部大出血,是直接调换还是——”


 “直接换掉。”


 “血压和心率上升,呼吸急促,什么情况?”


 “剪刀给我,临时变更,紧急缝合。”


 


  他想说话,却发不出声音,想前进,面前仿佛有了一道墙。


  院长就这么背着他,喝着永远喝不完的茶,仿佛永远不会转过身来,整个小房间充满了厚重苦涩的味道。


  格瑞看了看柜子,柜子里有一个新杯子,静静的摆在那里。


  然后,突然好像放下了什么东西,也不试图叫喊,也不试图往前走,就只是看着那个背影。


  接着好像院长感受到他的目光一样,慢慢地转过身。


 


  “实验体心脏停跳,老师,心脏起搏还是要换……那个。”


  “……”


  “老师!”


  


  “我来喝您的茶。”格瑞站在那,面色平静。


   面前的墙突然消失,他一步步地走近茶桌,在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,停了下来。


  “怎么了。”院长问他。


 “我答应过,我得回去。”


  院长看着他,点了点头,接着梦醒了。


  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认不出自己了,他能看见身后的东西,甚至能看清楚自己——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个素胚 。


【第陆部分】血(2)


  格瑞站在一堆饰品前——即使它们一点都不像普通的饰品,人造皮肤,头皮,眼珠和一些其它的东西。


  他估计是历史上第一个可以自己定制所有外貌的改造人。


  他选择了他本来的样子,除了头发。


  


  再见到教官的时候,就是分别了。


  他站在飞船前,引擎发动的气浪吹乱了他的白发,教官叫住他,递给他一条发带,表情少有的有点局促“路都看不清楚,还打什么仗。”


  “到了那边,记得好好训练,猎鹰军校可是诺玛上最强的军校了,记得到时候拿个好成绩,给我争个脸。”教官习惯性地拍了拍格瑞的背,手劲依旧不小,只是现在的格瑞不用担心他把自己的肋骨拍断了。


  “嗯。”


  “保重。”


  “再会。”格瑞提着他装着新武器的公文包,踏上了甲板,进门的一瞬,他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,他扭过头,看见一个追逐的身影,越来越远——


 “对——不……”


  教官的声音淹没在气流的轰鸣中。


  

格瑞.格雷森的武器库(目前)

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:

主武器:烈斩
副武器:12CM高频战术刀(界外军标配)
激光手枪
黑色短刃笔刀
镭射枪“白貉”(界外军标配,嘉德罗斯第一次认成了“白猪”,然后被开发者卡米尔在下午的甜点里加了酱油)
皮带刀“蟒”(身上的那条腰带裹着多层刀片,结构类似于蛇身上的鳞片,甩开可变成一把刀)
0.001毫米纳米线(韧度强,难以发现,格瑞和银爵标配)
药丸手雷(界外军标配,雷狮不喜欢用,但是这个名字是雷狮起的,凯莉叫它糖衣手雷。顾名思义如药丸大小的手雷,跟纳米线混合使用可得到陷阱“要完米线”。)

关于宏观剧情的刀片

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:

总结一些套路。
注意是套路,想弄好剧情,发好刀,可以在套路里填充足够多的细节,细节最能刻骨铭心,还有一种是超出套路。


注意:以下适用于宏观剧情,都是主观而且片面的,而且会形容的很抽象。不会言情,所以写CP的话以下酌情使用。


发刀最常见的是简单粗暴的先甜后虐,这种手法是最常见的。跟先抑后扬一个道理。
这种方法就是在日常,或者前期死命加细节,死命给你加“美好的回忆”。而这种“美好的回忆”以后都会变成刀片。
但是我比较急功近利一般不会在宏观剧情上用这种方法。(什么还需要铺垫,不铺谢谢不铺)


第二种就是我经常用的手法了。
先营造一个压抑无比的氛围(读者:一看就是BE)
→在这个黑暗的氛围里加一道光,融入故事,可以耀眼,也可以黯淡,但是得是唯一的,这个唯一并非只是个体,也可以说是团队,但是他们得是一体的(读者:有希望可能不会虐,看来是HE)
→然后把他扑灭(读者:草泥马还是BE)。
作者要站在上帝视角,因为是一个给予和夺取的过程。
根据给予和夺取的时间点不同,带来的刀子会有不同的效果。
根据剧情氛围走向,其他角色选择继承遗志或者消沉。


第三种也是我常用的


人是会变的,有些人易变,有些人改变很慢。
当一个易变的人,因为某个由头,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初心,慷慨赴死;一个不随波逐流的人,在多重打击下只能苟且偷生。
还有一种人是宇宙恒定值,永远不会变,这个是违背了一种规律。
如果真有这种人,那等待他的就是死亡(因为违背了宇宙规律)
任何人记起他的时候,会感觉:果然是那个人的行事风格。
就像一个符号,而符号恰恰是最鲜明最好记的,前期要注意塑造。


第四种
寒冬之下,刚直易折
这个折有很多种理解,可以理解成死亡,走火入魔,也可以理解为彻底放弃。
这个主要是要塑造角色一种“战士”的感觉,不管怎么被伤害打击,除非死亡“战士”是不会倒下的。
所以当这种角色撑不住的时候,就是开虐的时候。
心心念念的东西就是不让他得到,心心念念想保护的东西全部毁掉,角色越努力,现实就越施加更大的压力。


(说出来总感觉很阴险,但是发刀就得阴险)


第五种:剧情翻转
这是个不做好铺垫就会变得恶俗的手法,跟第一种不一样,只需要穿插着塑造一种怪异或者点一下就可以完成铺垫。
比如熟悉的人莫名跑去了敌对方,一般人都能猜到有内情,就会往前联想。
最后这个角色可以被主角杀死,也可以为了理想背负所有人的误解(EX:合金)


第六种 念想&继承(补刀行为)
念想不同于回忆杀(不是很喜欢回忆杀,长而拖沓,似乎是很多剧里花式拖时长的手法)


角色可以留下一些东西,在某些时候点一下,让其他人物做一些小动作,就点一下,读者就能看出来他们内心的活动了,不需要任何其他大量的描写。


继承,是个比较乐观的走向,我也会用,会搭配消沉一块用。(我的大部分世界观里,只有乐观的人,没有乐观的现实)


但是套路永远是套路(而且是宏观套路,还没写全,而且发刀最容易刻骨铭心的地方永远是细节,四两拨千斤),还是看情况来。

Silvia-yt:

自制茶楼送礼好感度实验记录
(肯定不全 一边玩一边求补充)

【8.24更新】已将最新数据重新截图,替换了原来的图片~姐妹们记得存新的删旧哒~


石墨实时更新→ 《遇见逆水寒茶楼送礼表格1》

于8月16日在微博发起
附原微博正文链接→ @居老师的小手帕

现在已有160+数据,简单地截图做一个整理❤

欢迎姐妹们在这里或↑微博下面评论新数据

会一直一直更新哒~